豆瓣财经网>財經觀點>烏克蘭終成歐盟候選國,正式入盟或需十余年,現在開心或為時尚早

烏克蘭終成歐盟候選國,正式入盟或需十余年,現在開心或為時尚早

烏克蘭終成歐盟候選國,這個看似舉足輕重的消息背后并沒有那么簡單。

據觀察者網報道:當地時間6月23日,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宣布批準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成為歐盟候選國,格魯吉亞為潛在的候選國。

對此,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稱:“這是烏克蘭獨立30年來最重要的決定之一,烏克蘭的未來在歐盟。”

在外界看來,烏克蘭加入歐盟屬于既定事實,可誰都清楚這個過程會非常漫長,不是一年兩年就能做完的事,土耳其在1999年就已經是歐盟候選國了,目前仍處于候選當中。

另外,還有塞爾維亞、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黑山,這些都是候選國,而正式加入的期限遙遙無期。現在在歐盟中排行最末的羅馬尼亞、克羅地亞等國,整個過程也是耗費十幾年。

所以烏克蘭加入歐盟,并不是一個“會被照顧”的過程,歐盟不得不考慮其他候選國的意見。短則恐怕也需要有七八年的時間,長了可就說不準了。

現在歐盟宣布這個消息,實則是象征意義更多一些。

可這對于烏克蘭來說,確實是階段性的勝利。

2月28日,俄烏沖突爆發的第四天,烏克蘭便正式提交加入歐盟的申請。

烏克蘭一直想通過各種方式融入歐洲一體化進程,但歐洲主要國家對此卻頗為擔憂。從《明斯克協議》開始,就能看出歐洲并不想攪進去,連最“反俄”的波蘭都不想拱火烏東局勢,因為他們深知俄烏一旦爆發沖突,買單的只能是歐洲。

耐不住美國一手導出的好戲,讓歐洲不得不承受一場“換血大手術”。

烏克蘭無法加入北約,只能接受戰火的洗禮,現在成為歐盟候選國也算是一種安慰獎吧。

理性的人此時更應該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烏克蘭加入歐盟究竟是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

正如普京所言,他認為如果烏克蘭不能保護本國市場,可能會淪為某種形式的“半殖民地”。

別說戰前烏克蘭的GDP就已經是東歐墊底,現在戰爭不僅讓烏克蘭本土被瓜分、摧毀,還欠下不少外債。考慮到未來可能丟失南部港口和東部資源型領土,烏克蘭經濟的前景并不樂觀。

烏克蘭加入歐盟的下場,可能并不像人們想象中那般美好,反而極有可能成為商品的傾銷地,打壓烏克蘭本土企業。

目前歐盟委員會已經對烏克蘭提出七項關鍵性的改革,其中包括立法、司法、金融、種族、媒體等多方面的程序性問題。

這樣的“換顱手術”后,難免會出現烏克蘭政府被架空的局面。

另一方面,歐盟內部也有改革的傾向。德、法都認為歐盟存在的一票否決權機制是不利于歐盟發展的,意圖想廢掉這種“拖后腿”的規則。等十幾年后,烏克蘭加入的歐盟,還是現在的歐盟嗎?

總而言之啊,未來的事情不確定性太多,還是著重于眼前的事才更為靠譜。

在俄烏沖突爆發之前,法、德致力于歐洲一體化的進程,意圖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戰略自主。他們以為擺脫了英國,就能玩自己的事情了,卻沒想到美國真正埋下的雷在東邊。

如今俄歐關系徹底被凍結,所謂的戰略自主等于折了一半,因為歐洲不得不對沖俄羅斯帶來的地緣政治風險。只要北約擴張跟俄羅斯國家安全產生沖突,歐洲就無法心安理得地使用俄進口能源,也無法把俄羅斯當作工廠跟商品傾銷地。

有了這層矛盾在,烏克蘭就能有安全感的背靠大樹好乘涼,不用擔心自己會成為政治利益的犧牲品。畢竟先前所有人都沒意識到這層風險,歐洲也的確太依賴俄羅斯能源,以至于經濟遭到近乎“窒息”的痛感。

俄烏沖突里這么多彎彎繞繞,只有歐洲跟土耳其在做最積極的中間人,反觀叫得最洶涌的美英等國,則在最關鍵的時候置身事外。不過對于澤連斯基來說倒也沒什么,畢竟他的目標從頭至尾也不過是西方軍援跟烏克蘭戰后經濟的重建。

所以說烏克蘭加入歐盟這件事,未必是最符合烏克蘭利益的,但起碼是澤連斯基能做到成績最突出的一件事了。

時間會是檢驗歷史的唯一途徑,或許在三十年、五十年后我們再回頭來看這場俄烏沖突亦或者是烏克蘭加入歐盟這件事,到了那個時候我們才能蓋棺定論,判出個是非對錯。

本文轉自:軍青十一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