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财经网>外匯資訊>美聯儲繼續無視市場動蕩!“鷹王”布拉德等官員重申抗擊通脹為首要任務

美聯儲繼續無視市場動蕩!“鷹王”布拉德等官員重申抗擊通脹為首要任務

智通財經APP獲悉,當地時間周二,一些美聯儲官員繼續發表鷹派觀點,重申他們的首要任務是繼續加息抗擊通脹,以恢復物價穩定。美聯儲著名鷹派人士、2022年FOMC票委圣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警告稱,他們的信譽度岌岌可危,布拉德星期二在倫敦的一個經濟會議上表示:“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我們需要確保對它作出適當的反應。”“我們在今年大幅提高了政策利率,而且還會進一步加息。”

美聯儲官員們繼續無視金融市場動蕩,強調抗擊通脹為首要任務。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周一曾表示,金融市場的波動可能會影響投資者的決策,而美元的價值確實會影響美國經濟,但他們的首要任務仍然是恢復物價穩定,布拉德等美聯儲官員昨日再度重申他們這一立場。

布拉德繼續承諾將通脹率降至美聯儲2%的目標,這一承諾得到了向來立場偏鴿派的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和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卡什卡里(Neel Kashkari)的廣泛贊同。他們表示,美聯儲應該能夠實現他們所預測的加息路徑,然后在一段時間內保持高利率水平,以遏制物價壓力。

美聯儲官員發表的言論重點延續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上周透露的信息——即盡管美國經濟面臨痛苦,但他們不會在應對通脹方面退縮,這種鷹派立場擾亂了金融市場,并導致債券收益率急劇上升,標普500指數不久后轉跌,最終收跌0.21%。

“鷹王”布拉德再度重磅發聲:需要在較高的利率水平上維持一段時間

9月21日,美聯儲官員年內連續三次加息75個基點,將基準聯邦基金利率區間提高至3% - 3.25%。預測中值顯示,官員們預計到今年年底利率將達到4.4%,2023年將達到4.6%。在FOMC最新利率點陣圖中,這一轉變比市場預期更為強硬。

布拉德表示,利率可能需要升至“4.5%區間”,比他4月份的預測高出約1個百分點。他引用了政策委員會的最新預測,以及根據斯坦福大學約翰?泰勒教授(John Taylor)制定的泰勒規則(Taylor Rule)的修訂版本建議的政策利率。

布拉德表示:“我們現在已經到了可以認為我們處于限制性領域的地步。”他在談到美聯儲點陣圖中的利率路徑時表示,“我認為我們需要在較高的利率水平上維持一段時間,以確保通脹問題得到控制。”

美聯儲官員暗示,根據他們預測的中值,他們預計在今年11月和12月的最后兩次政策會議上,美聯儲將再加息1.25個百分點。根據期貨合約價格,投資者目前預計11月1-2日的會議將連續第4次加息75個基點。芝商所FedWatch工具顯示,當前市場預計,美聯儲11月加息75個基點的概率達到55.5%,加息50基點的概率則為47.5%。

布拉德表示,美國面臨經濟衰退風險,但他淡化了收益率曲線倒掛(短端美債收益率高于長端美債)在金融市場上發出的威脅程度。他表示:“根據名義展望,你可能會預計收益率曲線出現倒掛,而不一定是基于對衰退的預測。”“令人鼓舞的是,通脹預期處于正確的位置。”

布拉德:與沃爾克時代進行比較不合適

盡管包括前紐約聯儲主席杜德利在內的許多批評美聯儲的人士集體批評美聯儲沒有向美國民眾透露降低通脹所需付出的痛苦程度,但布拉德并不同意這一觀點,他認為目前的情況與上世紀70年代并不太相似。他表示,市場對美聯儲意圖的定價意味著,在實際加息之前很久就已經開始收緊政策,這與沃爾克領導下的美聯儲不同。

他表示:“我認為這意味著我們成功的機會更大。”“因此,我認為在這個重要時刻,與沃爾克時代進行嚴格的比較是不恰當的。”沃爾克時代指的是在美聯儲前主席沃爾克領導下,美聯儲在1979-1981年期間大幅加息至創紀錄水平(接近20%)以應對通脹,結果美國出現了經濟衰退。

布拉德強調,批評美聯儲的人士還將他們對緩解價格壓力所需痛苦的預期建立在失業率上升和通脹下降之間的菲利普斯曲線關系上,而這種關系近年來一直不起作用,相反,通脹應該從降低通脹預期開始下降。布拉德表示:“與沃爾克時代相比,我們有更好的機會在對經濟造成更少干擾的情況下取得成功。”

相反,他引用了1994年艾倫?格林斯潘領導的美聯儲緊縮政策的經驗,當時利率上升了3個百分點,且沒有出現衰退,為20世紀90年代后半期的輝煌時期奠定了基礎。“所以我希望我們能在這里獲得類似的表現。”布拉德表示。

鷹中帶著些許“鴿”:有官員擔心美聯儲加息路徑過于激進

其他美聯儲官員基本上一致呼吁收緊政策,抑制接近40年高點的通脹為首要任務。在昨日早些時候,埃文斯在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他傾向于繼續加息,不過他也表示,他可能會看到利率在明年3月左右見頂,隨后將暫停任何加息舉措,之后甚至可能會降息。

卡什卡里(Neel Kashkari)在接受媒體線上采訪時表示,美聯儲應該繼續收緊貨幣政策,直到看到核心通脹率下降的有力證據,然后“保持耐心”,同時他也承認美聯儲可能面臨路徑過于激進的風險。

“有很多緊縮措施正在醞釀之中。我們致力于恢復價格穩定,但我們也認識到,考慮到這些滯后因素,存在過度緊縮風險。”當被問及是否有理由進一步加息100個基點時,卡什卡里表示:“我們目前采取的步伐是適當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