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货币正文

小学那年,亲人带我进了资金盘

jay 数字货币 2019-05-19 12:59:10 208 0

image.png

撰文:贾天真

从小学开始,因为一位亲人接触到“直销”,徐波至今已在资金盘圈浮沉20多年。

与常人以为的“暴富”不同,他在18年赔了200多万。

 

由于进圈时间早,徐波的亲人如今已经是资金盘圈内的“老人”。当年的“下线”,有的也成为了著名的资金盘项目操盘手。

 

而年纪稚嫩的“小徐波”,时不时为亲人管理账号,因此常年接触各种资金盘。

 

弹指一挥间,20多年过去了,“小徐波”已经长大,对资金盘模式的理解远超常人。他内心深处的不安和反感却与日俱增,“我见过了太多的家破人亡。”

 

大学毕业后,徐波没有利用圈内的资源,一心只想离开这池浑水。到保险公司就业,跳到P2P公司任职讲师,兜兜转转,他发现所任职的公司居然在搞传销。

 

“公司的人不知道我懂这个,论盘圈年龄,我是个老人。”徐波非常无奈,随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离开。

 

当时恰逢母亲的一位朋友郑姐,邀请他从事实体行业。在开始时,并没告诉他“带有模式”(多层次分红)。

 

徐波当时只懂“模式”,还不懂人心。

 

接下来的时间里,徐波和郑姐之间爆发了一场火山般的矛盾,用他原话是“当时三观崩塌,负债累累”,并在随后的一年患上抑郁症。

 

从抑郁中走出来后,徐波看清了区块链是个趋势。他一头扎进来,一心想从事区块链行业,寻找机会离开资金盘圈。

 

2018年,徐波一口气投了10多个项目。一半是传统资金盘,一半是币圈资金盘。

进入下半年,他接触到原华为、原中兴做加密和存储的技术大牛,也做了类似IPFS协议的矿机。

 

如同孙悟空般,翻了几个十万八千里的跟斗,但仍在如来佛的掌心之中。

 

一心想脱离资金盘圈的徐波,兜兜转转后发现,币圈最火热的依旧是资金盘,而自己,仍在资金盘这一池浑水中。

 

至今,徐波所投的10多个项目,不是归零,就是彻底跑路。他自己也背负上了银行的债务。其中一张信用卡已被刷爆,逾期几十万,收到了银行发来的传票。

 

他像是憋屈了太久,在「北纬31度」的办公室里,一聊就是7个小时,向我们倾诉着“盘圈”里不为人知的秘密……

 

01、三观崩塌,信任全无

 

时至今日,徐波让对当时邀请自己从事实体行业的郑姐耿耿于怀。

 

“你说人怎么可以这么坏?”徐波喃喃自语。

 

“那个公司的产品在当地挺有名的,只是一时陷入了资金断裂的问题,不想用传销毁掉它。我跟郑姐一直在争吵,不要用多层次分红的传销模式去做推广。”徐波提起这事依然很激动。

 

但他只是郑姐的棋子,没有能力决定巨轮航行的方向。

 

通过不断深入了解,他逐渐发现郑姐多年前的经历——曾因非法集资、组织曾被警察抓进去坐牢,没收了个人财产。

 

可惜这没有让郑姐洗心革面,依然选择重操旧业,并一直谎话连篇。

 

由于多年从事传销,郑姐和家里的亲戚几乎断绝往来,只有一个女儿还在她身边。

 

徐波劝说郑姐让女儿脱离圈子去上学,但郑姐只想节省宣传开支,把女儿留在身边当讲师;

 

郑姐多次利用徐博的信任,怂恿他刷信用卡投资;

 

因为害怕银行卡冻结,郑姐还利用徐波的心软和信任,让他借出自己的银行卡走账;

 

因为郑姐诈骗,身边人被“仇家”扣下,她最担心的反而是自己的车;

 

因为要“还人情”,明知道是骗局也让徐波拿钱投资了几十万,并承诺要是赔了,自己掏钱给徐波,之后不了了之……

 

用“感恩”等道德要求,绑架徐波等身边人去踩各种坑,甚至当资金盘的企业法人顶雷……

 

“我们这一行有规矩,带你入行的人,要称为‘师傅’,郑姐自认为是师傅。”徐波接触郑姐后发现,她更喜欢打着这个旗号骗取身边所有人。

 

比如,接触传销币后,郑姐拿到了私募额度,给“外人”的价格比自己人还低……

 

更无法细数郑姐的各种“情人”,以及捋不清的各种利益纷争。

 

“先装有钱再哭穷”。郑姐多次赢得徐波的信任,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利用了他的心软,导致徐波背负上了更多的债务。

他离开了郑姐,也陷入了严重的抑郁。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苦不堪言,“天天想着自杀。”

 

曾从事资金盘的一个朋友点醒了徐波:“在北京,我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的话,也是这个圈子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注脚。

 

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必要时甚至不惜互相倾轧。没有信任,甚至互相收割的手法也是炉火纯青,毫不留情。

 

徐波慢慢发现,自己不适合留在资金盘圈:“我这个人重感情,在这个圈子发不了财。”

 

比如,在做讲师期间,徐波在台上为大爷大妈讲解模式。

 

几位大姐私下到他酒店房间,偷偷问“小伙子,这到底能不能投?”徐波于心不忍,告诉她们,“算了吧,姐,我话只能说到这了。”

 

作为内部人员,徐波知道3天后项目即将崩盘,讲话“心虚并且底气不足”。并不能像其他讲师一样“心黑”,做不到继续热情向听众鼓吹继续投资。

 

他的挣扎没人明白,也无处倾诉。

 

这些年来,徐波见证着资金盘记录工具和支付方式的更替。

 

从早期的纸和笔,到电脑登录后台系统,发展到现在使用的手机APP。从现金,到网上汇款,到如今的支付宝、微信等。

 

资金盘项目也从所谓的“直销、外汇、股票、二元期权、P2P”,发展到区块链币链矿。

 

盘算起自己这些年学过的太阳线、级差、双轨对碰求和、公排、跳排、三条线、五级三阶、多层次营销、排网、小区算力、单边上扬、互助、拆分、持币生息等名词……

 

徐波也不禁感慨一句:“妈的,中国人套路真多。”

 

 

02、“难民”生存现状

 

 

“在资金盘这个圈子,其实就4条路:漂白上岸,跑路,入狱,以及变成难民。”徐波告诉「北纬31度」。

 

不少人玩资金盘,都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自己不是最后一批“接盘侠”,幻想自己“漂白上岸”,即捞到一笔钱就跑,最后结果沦落为圈内的“难民”,过着不为人知的生活。

 

这些难民们,在一些资金盘项目小赚过快钱。更多人选择继续投入,直到被骗光了积蓄。

 

他们没有更多的赚钱技能,更没有心思重拾“朝九晚五”工作,一直留在了资金盘圈。

 

不断到各种资金盘公司“考察”,成了许多难民的一种生活方式。

 

每天有数不清的盘子崩盘跑路,又有数不清的新盘子诞生。

 

很多资金盘公司喜欢开大会,以及欢迎投资者到公司考察。不仅包机票、包酒店、包吃住,招待的标准也不差,于是不少难民混在其中。

 

资金圈内有一家酒店知名度颇高,位于深圳龙华,名叫金*大酒店。

 

在这家酒店里呆着,甚至可以做到“1分钱都不花,白吃白喝白住一两个月,自然有人掏钱给你埋单。”

 

这家酒店装修豪华,一位北纬31度粉丝形容该酒店,“四星级的配套和服务,快捷酒店的价格”。

 

image.png

网络搜索该酒店显示图片

徐波记忆非常深刻:“套间才200多块。一天包4顿饭,自助餐都是希尔顿酒店的标准。我再也没遇到过性价比那么高的酒店。”

一位北纬31度的粉丝补充,“还包洗衣服”。

 

“有客厅有沙发,我最多的时候住的有3个卫生间。房间有饮料、有零食、有水果。酒店有几号楼,分老楼和新楼,最‘破’的房间才140元。”

 

“有时候,被项目方邀请的大爷大妈登记入住,刚被洗脑,觉得马上就要暴富了,激动得跟酒店前台直接说,孩子做这个一天能赚多少钱啊,不如跟我们一起干项目呢。”

 

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知道这是什么酒店,前台也司空见惯了,板着脸回答:“阿姨,你愿意做就做吧,我可不愿意跟你当骗子去。”热心的阿姨只会当做前台小妹妹不懂事,就作罢了。

 

“老板之前就是干传销上岸的,做了家酒店。资金盘公司都爱往那酒店带人,便宜又有面子。”

 

据徐波的回忆,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但酒店“后台硬”,门口每天有3个警察来回走动,警察要查也会有人通风报信。

 

在该酒店住着,天天有人抢着埋单邀请你考察,在大堂都能听见有人大声讨论资金盘项目,毫不避讳。

 

“我在里面坐电梯,遇到一些女孩很漂亮,看起来就像白富美,会主动加你微信推项目,人家也猜到我是干嘛的。然后发房间号。”

 

“发房间号做什么呢?”北纬31度询问。

 

“有客厅有沙发,来房间谈谈项目呗,真要投了也说不定能发生什么。”

 

据徐波所说,有一些资金盘项目方,公司在其他城市或者国外,需要在深圳住一两个月,都喜欢这家酒店,性价比高,房间大,还能在里面“讲课”。

 

便衣警察也好几次去该酒店抓传销。

 

讲课者有时候感觉听课者言谈举止不像“圈里人”,把讲课的资料收一收,人也陆续散了。“防止被警察一锅端,把另外一些人也带进去了。”

 

“住这家酒店不能说全部都是搞传销的,但是八九不离十了。”

 

徐波笑着说:“名声太响了,一说都知道。现在我都不好意思说住在那家酒店,别人一听就知道干传销。”

 

每当资金盘公司讲课,讲公司、讲模式,给投资者造梦,难民们也会配合地听着,适当时夸着两句“挺好”、“不错”。一说要掏钱,难民们就会找各种理由推脱,人家心里清楚得很。

 

有的难民也会成为“托”,配合资金盘项目方洗脑。

 

难民中也有一些是大爷大妈们,把“考察公司”当成了一种“旅游方式”。平时儿子、女儿工作太忙,参与考察还能好吃、好住,有人陪伴,有人招待,一不小心就实现了全国旅游。

 

常年在外奔波,难民们连买机票回家的钱都不需要操心。

 

徐波举了个例子,以某人家乡在天津为例,只需要向圈内人打几通电话询问,“北京或者天津最近有什么好项目吗?我去考察一下。”

 

接下来,资金盘公司订好了机票,难民们只要象征性地“报到”并考察一下,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这种借资金盘机票回家的方式,被称为“借道”。盘圈内互相借道,也是薅羊毛的一种。

 

03、女性有特别优势

 

“我已经好几年没谈过恋爱了。”交谈中,徐波感慨一句。

 

由于整天出差“做市场”,在全国跑来跑去,徐波并没有相对稳定的生活。

 

他指出了圈内秘而不宣的共识:“这个圈子的男孩子,都不喜欢找圈子里的女孩,女孩同样不喜欢找这个圈子里的男孩。”

 

在「北纬31度」的眼里,资金盘从业者离金钱如此近,常常出手霍绰,于是下意识地问道“反正有钱,会所嫩模不正是很多人的愿望么?”

 

“会所嫩模能玩多少次呢?毕竟5万块一晚。”徐波回答,“玩的就是澳门的嫩模。人家真正的职业是模特,有模卡。有的真正职业是空姐,而不是职业做小姐,价格都这样。”

在资金盘圈子里,大多数都是男性。

 

“所以圈内年轻漂亮的女孩太有优势了。”从徐波的讲述中,「北纬31度」得以一窥资金盘圈内年轻女孩的生活常态。

 

比如,在女性为主的听众中,就会更倾向于男讲师上场。男性的听众,就会派出女性去“洗脑”,圈内深谙“男女搭配”之道。

 

资金盘的公司除了装修豪华的门面,各种显赫人物的合影,也需要圈内年轻漂亮的女孩成为摆设,担当‘花瓶’,以显示公司的实力。

 

这些外表靓丽的青春女性,并没有多少实际的工作内容,甚至坐在公司玩手机,也能拿到每月两三万元的高薪。

 

很多三四十岁的大佬,身边带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也是某种程度上的“标配”。她们随着大佬出入各种场合,也认识许多人脉,做起业务推广也相当得心应手。

 

徐波举了圈内一个女性朋友为例,某公司在她身上花费60万,包括租兰博基尼和居住的别墅,该女孩为公司带来了100万的业绩。

 

“她自己有一辆40万买的黑车玛莎拉蒂,很少炫耀,一般都喜欢晒公司租的兰博基尼。”

 

这个圈子都讲究身份包装,女性更倾向于往“女神”方向包装。

 

外貌出众固然是“标配”,整容不算新鲜事。身材同样必不可少的。由于日常没有太多工作内容,她们有充裕的时间到健身房锻炼。

 

“漂亮,确实很多女孩子非常漂亮。”徐波多次赞叹圈内女孩的美貌,当中的佼佼者还拥有美貌之外的“情商高、会来事儿”。

 

image.png765

风格参考

 

除此以外,出门搭配亮眼的豪车,当然少不了一身抢眼的奢侈品LOGO,以及朋友圈各种养眼的自拍。

 

很多男人,也不管美女的“项目”是否靠谱,都愿意支持一下这些美女,投点钱。

 

“经常出入酒吧蹦迪就更不用说了,除了爱玩,也因为那经常聚集着高消费的人群,有潜在的客户。”

 

“反正她们从不掏钱埋单。” 徐波补充道。

 

04、资金盘毁掉年轻人

 

 

“玩资金盘的人,就像吸毒一样。赚过一点快钱,就再也离不开这个圈子了。”

 

比如自己的朋友阿卫,“打扮得一身名牌,又喜欢在酒吧出手霍绰。大家怎么会知道,他负债累累,都是刷信用卡在撑着呢?”

 

徐波太理解这个圈子的“瘾”了。

 

想当初,自己一个项目就会疯狂地投入了三五十万,只要不崩盘,每天都有现金分红进账,似乎离钱很近很近,常常以为这种的“富贵”是一种常态,经常一掷千金。

 

随着盘子间的竞争愈发激烈,资金盘的崩盘周期也在不断变短。

 

“表面上是我的分红,实际上那是我投入的本金。很多时候,本金都还没有完全收回来,盘子就崩了。”

 

不光以为自己离钱很近,也会沉迷在他人抬举自己的气氛中。

 

“我们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有点资历的人,都会带着一个跟班(又叫助理)。就是老油条带着一个新油条。平时帮着拎包、洗衣服、开车什么的。也不发工资,安排吃住,也带着去参加活动,带他认识更多的资源。”

 

“经常出入高大上的会场、酒店,经常全国出差跑市场,见面就是什么创始人,什么CEO,什么资本投资人。见面一律称X总,开始互相吹捧。”

 

如今,徐波发现,其实私下交流,身边的人都不喜欢这个圈子。但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呆在圈子里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

 

“再让我们回到朝九晚五,稳定坐班,拿着几千一万的工资,大家都没有这个心思了。”

 

所有人都想碰到一个好项目,捞上一笔然后跑,可更多的人成了这个圈子的难民,徒有光鲜的外表。

 

“如果项目真的那么好,为什么这些人要在网上拉人投资,不拉身边的亲戚投资呢?”

 

这个圈子某种程度上也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徐波心里非常清楚:“资金盘圈不但不会萎缩,还会不断壮大。”

 

回想当年,玩资金盘的不少是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操盘者多是小学毕业、初中毕业的社会底层,没有多少文化水平。

 

近年来,圈子里面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最让徐波惊讶的是,包括985名校本科毕业生、甚至研究生也参与其中,有的还跃跃欲试,准备操盘。

 

“这些高学历的人玩得更专业了,这个圈子的操盘者也会越来越专业。”

 

“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自己操盘。如果真有那么容易,为什么不少做了10多年市场领导人的圈内人,一直都不愿意亲自操盘呢?”

 

一个资金盘的启动,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各个市场领导人。

 

这些“领导人”的分成普遍在20%到50%之间,还不包括资金盘内的“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分成,以及技术团队和运营团队等开销,操盘者太容易赔钱了。

 

操盘者怎么会吃这个亏?更多情况下,苗头不对就关盘跑路了。

 

金字塔底部尸骸累累,众人却离不开这个圈子,源源不断地补充人头,血液还越来越新鲜,这就是众人所不知的“盘圈”。


版权声明

1. 本文经授权发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和作者;
2. 豆瓣外汇www.DoubanFX.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3.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