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財經網>區塊鏈>從以太坊遷徙到 L2 和新公鏈,哪些資產橋值得關注?
2021年度十大热门品牌送千万现金奖励推广活动
交易50+香港热门股票香港证券交易所最受欢迎的股票差价合约(CFD)
低点差、流动性、价格透明提供更好的杠杆以要求更好的执行
体验2.0极速开户更专业、更全面、更便捷

從以太坊遷徙到 L2 和新公鏈,哪些資產橋值得關注?

Arbitrum 是近期的流量明星,而 Polygon 依舊是 TVL 的王者。

原文標題:《從以太坊遷徙到熱門 L1&L2,這些跨鏈橋你必須知道》 撰文:葉澤偉

在這個 NFT 的夏天,我們卻迎來了 Layer1 和 Layer2 的 summer。多鏈時代的大幕開啟,以太坊到 Layer1&2 上大遷徙也在如火如荼進行中。本文將盤點一下多個熱門項目的跨鏈橋。

從以太坊遷徙到 L2 和新公鏈,哪些資產橋值得關注?

Arbitrum Bridges & Optimism Bridge

對于在以太坊和一個 Layer 2 網絡之間進行代幣轉移,通常我們會在 L1 和 L2 之間創建一個橋。這個橋由一個 L1 上的橋合約和 L2 上的橋合約組成。當將資產從 L1 轉入 L2 時,資產被存入一個 L1 上的橋合約中,之后一筆相同數量的資產在 L2 上被鑄造并存入指定地址;而將資產從 L2 轉回 L1 時,資產將在 L2 上被銷毀,隨后等量的資產將在 L1 的橋合約中變為可用。

Arbitrum 和 Optimism 就是這樣的原理。因此,我們在統計跨鏈橋的 TVL (即 L1 橋合約中的 TVL)時,事實上就是 L2 上的 TVL,尤其是 Arbitrum 這種上線沒多久整體基礎設施還比較簡陋的項目,大家基本都是通過官方的跨鏈橋 Arbitrum Bridges 從以太坊跨到 Arbitrum 網路。更精確的數據,我們可以查看 Arbitrum L1 ERC20 網關地址 0xa3A7B6F88361F48403514059F1F16C8E78d60EeC。根據 DeFiLlama 的數據,當前 Arbitrum 上鎖倉量已經達到 22 億美元,基本意味著 Arbitrum Bridges 上鎖定了 22 億美元的價值,在過去 7 天暴漲了 32 倍。相比之下,同為 Optimistic Rollup 技術方案的 Optimism 則遜色的多,Optimism ERC20 Bridge TVL 約為 2117.7 萬美元。

得益于過去幾天的瘋狂流入,Arbitrum Bridges 在曲線上表現得格外夸張。需要注意的是,兩周流入 15 億美元,13.5 億流入了 ArbiNYAN,一個高 APY,無審計,看起來妥妥「土狗」的項目。這不禁讓人對 Arbitrum 高 TVL 的可持續性產生絲絲疑問。

從以太坊遷徙到 L2 和新公鏈,哪些資產橋值得關注?

事實上,各類跨鏈協議也在積極接入中。Celer 網絡上的跨鏈支付協議 cBridge‌已經可以進行以太坊主網到 Arbitrum 和 Optimism 的跨鏈,跨鏈協議 Hop Protocol‌也已經支持 Optimism,并即將支持 Arbitrum。

那么,相比 Arbitrum 和 Optimism 的原生橋,cBridge 和 Hop Protocol 有哪些優缺點?從 ETH 跨入 layer2 的角度來說,Optimism 的原生橋已經支持了多個 ERC20 代幣(包括 RAI、SNX、UNI 等等),Arbitrum 更是已經全面支持各類 ERC20 代幣;相比之下,cBridge 和 Hop Protocol 則相對局限,前者支持 USDT、USDC、BUSD 和 DAI 等穩定幣以及 ETH,后者僅支持 USDT、USDC 和 Matic。而從 Layer2 返回以太坊主網的角度來看,由于采用了 Optimistic Rollup 安全模型,在 Arbitrum 和 Optimism 上,從 L2 贖回資產到 L1 時,用戶發送交易后,必須等待一個挑戰期(大約 7 天)的結束,才能最終在 L1 上執行。而通過 Hop Protocol 則不需要等待這么久,幾乎可以秒拿到自己的資產。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 Arbitrum 和 Optimism 的原生橋,Celer 和 Hop 在跨鏈方面顯然功能更多樣。Hop 支持 ETH 與各 Layer2、layer2 與 layer2 之間的跨鏈,而 Celer 還支持各類 Layer1 的之間的跨鏈。隨著多鏈 DeFi 的不斷發展,跨鏈需求不斷提升,未來 Celer 和 Hop 可能占據更多的份額。

從以太坊遷徙到 L2 和新公鏈,哪些資產橋值得關注?

實際上,根據驗證跨鏈交易的機制分類,Celer 和 Hop 都屬于流動性網絡(Liquidity Network),類似一種點對點網絡,其中每個節點都充當「路由器」,持有源鏈和目標鏈資產的「庫存」。流動性網絡在跨鏈的速度和安全性上都有很好的表現。雖然在傳遞狀態數據方面有局限性,不過就單純的代幣跨鏈轉移來說,流動性網絡可能是最好的方案(相比 Anysway 之類的外部驗證器以及 Near 彩虹橋這樣的輕客戶端 & 中繼)。

Polygon Bridge

相比 Arbitrum 和 Optimism 這樣的純正 layer 2,Polygon 其實是一條「偽 layer 2」了。Polygon Bridge 采用了 Plasma+PoS 的雙共識架構以優化速度和去中心化。通常情況下,我們日常用的是 PoS Bridge,安全性由外部驗證者保證,在 layer2 跨鏈回以太坊主網(取款)時更快更方便,通常只需要 20 分鐘-3 個小時。相比之下,Plasma 的退出機制要求 7 天的挑戰期,即取出要等 7 天,安全性上更加有保證。需要注意的是,這種架構讓整個系統支持任意狀態的傳遞。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在以太坊上調用一個合約,發出一個事件,Polygon 驗證器會把這個數據中繼給 Polygon 鏈上的合約,實現狀態的跨鏈傳遞。

Polygon Bridge 上當前有多少 TVL 呢?找到 Polygon Bridge 的 ERC20 地址 0x40ec5b33f54e0e8a33a975908c5ba1c14e5bbbdf,將地址上各類 ERC20 代幣累加一下,TVL 約為 24 億美元。而 DeFiLlama 數據顯示,Polygon 上 TVL 約為 46.8 億美元,那么,來自以太坊的跨鏈資產目前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則包括各類 Polygon 上的原生項目和資產,以及來自 BSC 等其他鏈的資產。

查看 Polygon Bridge 合約地址的數據變化,我們發現,向合約轉賬(存款)的交易數量在 6 月份達到峰值后,一路在下降,目前已經回到今年 3 月的水平。從合約轉出情況也出現類似走勢,不過絕對數量仍低于流入。也就是說,目前 Polygon Bridge 上的操作頻率正在降低,從以太坊到 Polygon 的遷徙大高潮已經結束,以太坊資產仍在流入,但是總體速度在放緩,TVL 逐漸趨于穩定。

從以太坊遷徙到 L2 和新公鏈,哪些資產橋值得關注?

Solana Wormhole & Fantom Anyswap Bridge & Avalanche Bridge

如果要問 8、9 月份最靚的 layer1 是哪些?Solana、Fantom 和 Avalanche 絕對榜上有名。三大公鏈都拿出了高額的獎金來推動生態發展,二級市場上代幣的表現也就是讓人吃驚。

根據驗證跨鏈交易的機制分類,Solana Wormhole、Fantom Anyswap Bridge 以及 Avalanche Bridge 都是外部驗證器。通常有一組驗證器監控源鏈上的發送地址,并根據共識對目標鏈執行操作。資產轉移通常是通過將資產鎖定在源鏈上并在目標鏈上鑄造等量的資產來完成的。可以說,我們在市場是看到的多數跨鏈橋(包括前面 Polygon 的 PoS 橋)都是這種機制。需要注意的是,這種機制下,用戶跨鏈交易的安全性來自外部驗證器,而非源鏈或者目標鏈。相比以太坊、Solana 等區塊鏈的安全性,外部驗證器本身顯然是相對更脆弱一些。

Dune Analytics 數據顯示,截止 9 月 12 日 0:00,Solana Wormhole 上的 TVL 為約 5 億美元,Avalanche Bridge 達到 14.46 億美元。我們也可以在 Etherscan 上查看兩者的合約地址 Solana Wormhole‌ 以及 Avalanche Bridge‌。這個數據對比還是有些意外的,沒有想到 Solana 的數據只有 Avalanche 的約 1/3。具體的跨鏈幣種也許可能告訴我們答案。

Solana Wormhole 上最多的幾大 ERC20 幣種分別為:Wrapped UST (1.69 億美元)、FTT (9365 萬美元)、Serum (4614.7 萬美元)、HUSD (約 4000 萬美元)、DAI (2385 萬美元)、HBTC (2321.9 萬美元)。而 Avalanche Bridge 上,主要為 WETH (5.34 億美元)、WBTC (2.46 億美元)、USDT (1.93 億美元)、USDC (1.76 億美元)、DAI (1.55 億美元)、LINK (1.43 億美元)。

Avalanche Bridge 更符合我們對傳統跨鏈的認知,真正從以太坊出來的資產。相比之下,Solana Wormhole 更像在 SBF 大生態內開啟了跨鏈循環。

為什么沒有把 Fantom Anyswap Bridge 放進去一起講呢?這里有一個很神奇的事情。Solana Wormhole、Avalanche Bridge 等其實都是官方創建的跨鏈橋,作為生態的基礎設施,專門瞄準以太坊;而 Fantom 官方似乎沒有專門推出一個跨鏈橋。上面提到的 Anyswap,還有未提及到的 Multichain.xyz、Spookyswap 等都是 Fantom 常用的跨鏈橋。有趣的是,它們不僅僅支持以太坊,全都支持 BSC,有的甚至還支持 OKEx 等各種鏈。僅從 Anyswap Bridge 的數據看,TVL 也達到了 5 億美元,也是相當可觀。

Near Rainbow Bridge

根據驗證跨鏈交易的機制分類,Near Rainbow Bridge 是一個輕客戶端 & 中繼。它由以太坊區塊鏈上的 NEAR 輕客戶端和 NEAR 區塊鏈上的以太坊輕客戶端提供支持,以太坊區塊鏈上的 NEAR 輕客戶端能夠有效跟蹤和驗證 NEAR 智能合約中的以太坊區塊鏈狀態,而 NEAR 上的以太坊輕型客戶端則可以在以太坊智能合約中有效跟蹤和驗證 NEAR 協議狀態。為了在區塊鏈之間轉移資產,用戶可以把自己的資產存儲在一個被稱為 locker 的智能合約中,然后由另一條區塊鏈上對應的輕客戶端驗證其狀態。一旦通過驗證,用戶便可以在另一條鏈上鑄造等量的包裝資產,從而保證原始資產價值與包裝資產價值 1:1 錨定。

查看 Rainbow Bridge 的 合約地址‌,我們可以看到 TVL 目前為 1397 萬美元,主要資產為 USDT (494.87 萬美元)、WETH (472.12 萬美元)、DAI (392.8 萬美元)等。總體來說,體量上還是比其他的 layer1&layer2 要小很多,甚至 Harmony Bridges 都有 6766 萬美元。

橋上資產一覽

毫無疑問,Arbitrum 絕對是最近幾天的流量之王,而 Polygon 依舊是 TVL 的王者。那么,在這些跨鏈橋中,到底是哪些資產在流轉?

總的來說,WETH (ETH)貢獻了約 26.37 億美元的 TVL,占全部資產的 37.1%,是投資者用的最多的資產,畢竟從以太坊跨出去,也符合我們的預期。二三名分別為 USDC 和 WBTC,分別占 17% 和 13.8%。在前十的列表中,我們發現還出現了 FTT,這是一位一個排進前十的交易所平臺幣,Solana 生態功不可沒。

從以太坊遷徙到 L2 和新公鏈,哪些資產橋值得關注?

來源鏈接:www.8btc.com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