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財經網>區塊鏈>空投熱潮再起:羊毛黨的狂歡,項目方的困境
2021年度十大热门品牌送千万现金奖励推广活动
交易50+香港热门股票香港证券交易所最受欢迎的股票差价合约(CFD)
低点差、流动性、价格透明提供更好的杠杆以要求更好的执行
体验2.0极速开户更专业、更全面、更便捷

空投熱潮再起:羊毛黨的狂歡,項目方的困境

在「羊毛黨」的攪局下,如何更加公平地實施空投,將越來越考驗項目方團隊的智慧與格局。

原文標題:《空投盛宴:羊毛黨的狂歡,項目方的尷尬 | 鏈捕手》 撰文:Richard Lee、谷昱

近日,空投熱潮再起,乃至成為許多加密用戶眼中「發家致富」的代名詞。

9 月 8 日晚 23 點,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平臺 dYdX 解除治理代幣轉移限制期,30290 名用戶領取的 5030 萬代幣 DYDX 可上市交易。一時間,各類空投大戶的神話在微信群中流傳開來。其中一則有關「礦工老馬刷了 800 個號」的截圖引發大量關注與轉發。

截圖當事人老馬對鏈捕手表示,自己交互的賬號的確在「百」的量級,但并未有傳言中的 800 個那么多。

空投大戶傳聞四起,也反映出用戶注冊多個地址進行空投刷量的現象正在變得普遍,并存在進一步加劇的跡象。而與投機者的造富神話一同而起的,還有對項目代幣分發公平性的質疑。

空投盛宴:羊毛黨的狂歡,項目方的尷尬 | 鏈捕手

單地址成本達 200-300 美元,多為手動操作

今年年初,錢鑫用 43 個賬號與 dYdX 平臺上進行了交互。 9 月,他共計收到 4.5 萬個 DYDX 代幣空投,按今日價格 11.3 美元計算,價值近 51 萬美元。再加上參與交易挖礦獲得的獎勵,他手上共持有 14 萬枚 DYDX 代幣。

錢鑫是空投交互的「專業戶」。2020 年底,自 Uniswap 開創空投先河后,聚合交易協議 1inch 也發布大規模代幣空投,錢鑫當時感到「是趨勢」,于是養成了每個月定期看項目、選項目批量交互的習慣。每個月,錢鑫都會看二、三十個項目,根據自己的標準最終篩下來兩、三個項目進行刷量交互。

錢鑫為 dYdX 交互準備了大致 5-8 個 ETH (以 2 月初約 1500 美元的價格計算,當時價值約為 7500-12000 美元)的本金。交互的具體操作包括:充值、開合約單、提款。

「當時就是一個賬戶轉 1 個 ETH,一個 ETH 刷上去做完了之后,消耗一些費用,比如說剩下 0.6 個 ETH,然后 0.6 個 ETH 轉到下一個號,下一個號再這樣去操作,這樣滾,滾完多少是多少。」錢鑫表示,年初 dYdX 僅上線以太坊主網,彼時一個賬號交互的成本高達 200-300 美元。

錢鑫稱自己刷空投,都為手動操作。「就像操作一個賬號一樣,去操作這所有的賬號,沒有捷徑。」他說。

他通常與另一個合伙的朋友搭檔,分頭刷不同的項目。除 dYdX 外,他們還批量交互了 DEX 聚合器 Matcha 項目和 Matemask 錢包的 swap 功能,前者交互了 100 多個賬號,后者刷了 400 多個,截至目前,這兩個項目都尚未發布空投。操作至 dYdX 時,錢鑫稱當時已經「搞順手了」,半天時間完成了所有交互。

像錢鑫這樣定期刷量的人不在少數,其中大部分受訪者都以手動的方式操作。帥帥 2020 年時已有與新項目交互的習慣,但多賬戶操作是自今年開始。這次 dYdX 交互,他刷了 27 個賬號,最后共收到約 3.1 萬枚 DYDX。

作為衍生品賽道的領頭羊,dYdX 一直都是空投愛好者青睞的對象,因而本次空投的人數規模頗為可觀。據 dYdX 官方統計,此次空投共 6 萬余名用戶擁有領取資格,實際發放人數也有 3 萬余人。根據鏈捕手此前統計,其名義空投規模僅次于 ShapeShift、Uniswap、Ampleforth 和 1inch,排名歷史第 5。

有損代幣分發公平,還是尊重 「賽博人」的利益?

在最早 Uniswap 的空投中,由于幾乎所有用戶都不知曉未來的空投,都由于自身的實際交易需求而使用 Uniswap,因此該項目的空投基本上都向精準用戶發放。但隨著越來越多用戶純粹出于 「擼」空投的需求使用項目,而非實際的使用需求,這也引發了許多針對空投公平性的爭議。

「市場永遠是公平的。」當被問及是否認為自己刷空投的行為影響代幣分發的公平性時,錢鑫這樣回答。他認為批量注冊賬號進行項目交互,本質上與一級市場投資沒有區別。「前期刷空投的這 20 萬成本,它可能是歸零的,那市場就會淘汰一部分不敢去做這件事情的人。」他說。

DAO Square 聯合創始人大碩向鏈捕手表示:「無論是單一賬號正常使用還是多賬號刷交互,我都認為是正當的」。其稱,讓無須許可的賬戶參與空投活動,符合 Web3.0 精神,即不管是真人還是機器人,在賽博空間中都被同等對待。

不過,刷量交互導致大量項目代幣集中在個別「大戶」手中,其不公平分配仍引發不少用戶質疑。對于項目方而言,代幣解除轉賬限制后,該部分用戶可能進行規模拋售,從而短期內影響代幣的價格走勢。

同時,項目方空投的初衷是獎勵早期用戶,提升社區活躍度與忠誠度,向單個用戶的多個賬號空投,但這些賬號大部分未來很可能都不會再活躍,付出大量代幣的實際激勵效果有限。

截至發稿前,鏈捕手采訪的幾位 dYdX 刷量用戶,大部分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拋售。錢鑫對 DYDX 的心理價位預期在 20 美元,9 月 9 日晚間,他先以 15-16 美元的價格出售了 4 萬枚 DYDX 以填補交易挖礦的成本,對剩余的 10 萬枚代幣,則計劃待價格漲到 20 美元以上,再進行出售;帥帥「賣了一部分」代幣,并表示計劃長期持有剩余的 DYDX。

玩家宋無畏刷了 14 個賬號,其中 9 個號成功拿到共計 1 萬多個 DYDX 的空投。目前他出售了一半代幣,剩余部分則計劃長期持有,同時表示將參與 DYDX 治理。

空投 「風控」?項目預防措施或在加碼

對于這些試圖通過刷量博取空投資格的用戶,dYdX 基金會也明確表示會予以打擊,稱「任何似乎與推測未來空投的機器人活動明顯相關的帳戶被排除在追溯獎勵之外。」

帥帥稱自己的一個賬號就曾遭清理,他向新賬號充值現金,尚未進行交易時,不小心點擊了「提現」。該地址后來被判斷為「機器人」,未能獲得空投領取資格。

雷康也刷過 dYdX。他交給朋友 10 萬元托其幫忙操作,朋友以自動化腳本運行刷了 200 個號,或因行為習慣相似,最終這批號都遭遇了「風控」。而雷康手動交互的幾個賬號最終「幸存」下來,共獲得約 5000 枚 DYDX 代幣。

但對于空投擼毛「專業戶」,他們往往會在 IP 地址、操作手法方面更加注意,因而項目方很難排查出來。錢鑫在批量交互時還注意了 IP 問題,每交互 1-3 個賬號后,他都會在完成交易時,切換一次 IP。老馬則表示,自己在刷量時會選擇對加密市場政策包容性較強的地區 IP,如新加坡 IP。

隨著 dYdX 空投財富效應的巨大彰顯,越來越多投機者將目光投向 Zksync、Arbitrum、Opyn 等未發幣項目,準備使用大量以太坊地址交互并獲得潛在的空投機會。

空投盛宴:羊毛黨的狂歡,項目方的尷尬 | 鏈捕手

但這也進一步加劇了項目方的尷尬,由此也引起越來越多項目方的警覺。Synthetix 生態項目、鏈上期權協議 Lyra 團隊成員 Domrom 近期就在 Discord 表示,由于 Optimism 交互成本更低,已經發現許多機器人賬戶在進行小額交易,「像 uniswap 這樣的空投對我們來說太冒險了,我們不會考慮它。」

針對部分用戶刷量行為,以太坊擴容方案 zkSync 開發者 bxpana 近日則在 Discord 社區回復用戶稱,任何作弊用戶將失去參與未來活動的資格,該團隊將使用多種工具進行交叉檢查,包括 IP 檢查、設備 ID 檢查、賬戶行為檢查等多種方式。

空投盛宴:羊毛黨的狂歡,項目方的尷尬 | 鏈捕手

同時,部分項目方開始嘗試采取去中心化身份解決方案,或者對地址的交互類型、次數有所要求,以確保身份真實性更高的用戶獲得更高獎勵。今年 5 月,Gitcoin 發放 GTC 空投時,就會對完成 Brigthtid 實名認證的用戶提高空投權重,同時登陸次數更多、綁定社交賬戶更多、行為類型更豐富的用戶也可以獲得更高的空投權重。

「鏈上的資源絕大多數都是稀缺的,要解決擼羊毛的問題,先要實現鏈上身份,但這個絕不是某個鏈上身份項目能解決的,鏈上身份只能通過游戲化機制來解決。在游戲中我們只有把資源投入到同一個角色上才能讓它保持領先,這些資源包括時間和資本。解決公平分發的關鍵詞是積累,時間乘以資本就是可提取的價值。」大碩向鏈捕手表示。

「在應用層的解決方案還有 DAOSquare 的 DKP 系統,它和 Rarity 一樣鼓勵用戶積攢積分或經驗值,用不同類型的 DKP 積分作為篩選條件,來幫助項目方完成多維度的過濾。應用交互、鎖倉代幣、Twitter 轉推、Discord 活躍、持有某個 NFT,這些都是不同的 DKP 積分而已,當我們把這些條件疊加起來,找到真實唯一用戶就很容易。」大碩稱。

隨著空投博弈的進一步深化,如何應對「羊毛黨」的攪局,將越來越考驗項目方團隊的智慧與格局。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