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財經網>香港股市>樂享集團(06988)低估值背后的認知差
2021年度十大热门品牌送千万现金奖励推广活动
交易50+香港热门股票香港证券交易所最受欢迎的股票差价合约(CFD)
低点差、流动性、价格透明提供更好的杠杆以要求更好的执行
体验2.0极速开户更专业、更全面、更便捷

樂享集團(06988)低估值背后的認知差

樂享集團(06988)低估值背后的認知差

在資本市場,消費向來是牛股輩出的行業,前有可口可樂、耐克等全球品牌,后有茅臺、格力這樣的國內消費龍頭。在消費品牌崛起過程中,作為品牌認知建立的核心環節,營銷自然也成了消費行業的重中之重

從過去看,營銷行業的機會離不開媒體形態的變遷。簡單來說,從陽獅等全球六大4A公司的成立,到TTD這樣的線上營銷公司的出現,再到樂享集團(06988)這樣新媒體效果營銷服務商的崛起,都伴隨著媒體形態的更迭而不斷變化。在這個過程中,技術服務于媒體形態的變化。TTD是這樣,樂享集團也是如此。

站在當下,線下媒體渠道日趨式微,伴隨著互聯網的加速滲透,移動新媒體正在成為內容傳播的主陣地。越來越多移動新媒體的出現,也給消費品牌帶來了更多直面消費者的機會,疊加Z世代消費習慣的變化,DTC時代也即將到來。

這是新消費品牌們的機會,同樣也是營銷技術服務商的機會。在DTC紅利時代,根植于新媒體效果營銷服務的樂享集團,自然成為了這一趨勢的最大受益者之一。2021年上半年,其高速增長的業績就是最好的證明。

截至目前,樂享集團的價值仍未被市場充分認知。不出意外,隨著其業績持續高增長,業績推動投資人認知差的改變,將推動樂享集團估值持續上漲。

1:樂享集團是誰?

當我們在討論樂享集團前,我們有必要先來了解下樂享集團。

從公開資料看,樂享集團是國內領先的從事移動新媒體效果營銷服務的科技公司,成立于2008年。2020年,樂享集團登陸港交所,截止2021年9月10日,樂享集團收盤于2.37港元/股,總市值51.79億港元。

從商業模式上看,與其他營銷公司略有不同,樂享集團是國內為數不多的不通過廣告進行效果營銷的企業。

樂享集團采用DTC(Direct to consumer)的模式服務客戶,以數據和算法為關鍵核心,幫助電商、互娛等消費產品直接觸達消費者,通過交易流水分成(CPS)等形式與產品方、新媒體發布者共同分享商業價值。

從收入模式來講,樂享集團的主要收入方式為CPS和CPA,所謂CPS,就是交易流水分成,CPA則是交易行動計費,其中CPS為樂享集團的主要營收來源,2021年上半年通過CPS獲得的收入占總收入的92.71%。

簡單來說,樂享集團的商業模式為幫助客戶做效果營銷,從實際銷售成果中提取分成盈利。正是這種DTC模式,讓樂享集團和其他效果營銷企業有了本質上的區別,這里不妨拿常常被用來和樂享集團作比較的國際巨頭企業TTD做一個比較。

TTD,全稱為The Trade Desk,中文名為“萃弈”,總部位于美國加州文圖拉,并在北美、歐洲和亞太區設有辦公室。和樂享集團這些誕生于互聯網時代的企業不同,TTD是一家在傳統媒體時代就已經發展壯大的效果營銷企業。

正是由于TTD是在有線電視下成長起來的,服務客戶的時候,TTD采用的是人們更為熟知的DSP模式,雖然具體方法較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但并沒有脫離廣告的概念,賺得還是客戶的廣告投放,樂享集團按照CPS付費盈利的商業模式與TTD有著本質上的不同,變現途徑也就不同,TTD的變現途徑是廣告,樂享集團則是電商、互娛及其他數字產品營銷。

從本質上講,樂享集團與TTD有著類似的發展邏輯。縱覽TTD的發展,可以看到,這家公司的崛起,正是抓住了幾個關鍵的行業趨勢:媒體的數字化、受眾的分化帶來的內容渠道變遷、電視和網絡的融合、越來越多的數據應用以及廣告的自動化購買。

而對于樂享集團來說,雖然中美內容呈現、流量渠道都有著顯著差異,但樂享集團面臨的行業機遇絲毫不差于TTD。在國內市場,隨著微信、抖音等平臺的崛起,移動新媒體已經成為最重要的營銷渠道之一,而隨著短視頻電商及直播帶貨的發展,移動新媒體流量有了更為強效的變現方式,這一行業變革為樂享集團帶來了巨大的增長機會。

業績往往是反應商業模式前景最直接的方式。那么,采用DTC模式的樂享集團,2021年上半年的業績情況如何?

據其中報顯示,2021年上半年,樂享集團錄得收益6.24億港元,同比增62.37%,其中互娛及其他數字產品營銷錄得收益4.95億港元,同比增41.46%,電商產品營銷錄得收益1.29億港元,同比增285.24%。樂享集團上半年實現公司擁有人應占期內溢利1.07億港元,同比增58.39%,不包括匯兌損益的凈利率為21.97%,同比增4.33個百分點;毛利率34.29%,同比增7.15個百分點。

在互聯網流量紅利逐漸見頂的當下,樂享集團能夠交出這樣的成績單,可見相對于以往的互聯網效果方式來說,DTC模式的生命力正在逐漸顯現。

不過,由于當前較為成熟的DTC企業并不多,國內雖然有DTC的企業,但業務規模小且只能集中在個別垂直領域,樂享集團能夠獲得超60%的收益增長,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能夠將DTC模式擴領域運用。

對樂享集團有所了解的都非常清楚,樂享集團早期的業務主要集中在以游戲為主的互娛領域。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短視頻的崛起,以及近年來興趣電商等的迅速發展,短視頻已經成為當前效果營銷的爭奪重點。

在當下主流的短視頻平臺上,截至6月30日,樂享集團已覆蓋營銷點位156.16萬個,同比增208.65%,活躍營銷點位68.95萬個,同比增126.32%。其中在抖音上的營銷點位65.73萬個,同比增720.23%,活躍營銷點位6.52萬個,同比增215.93%;在微信公眾號上的營銷點位87.29萬個,同比增105.01%,活躍營銷點位62.43萬個,同比增119.80%。成功將DTC模式復制到短視頻領域,不僅讓樂享集團能夠實現業績的高速增長,也意味著DTC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商業模式。

可惜的是,目前還難以找到另外一家以DTC模式為主的效果營銷上市公司,人們還是難免將樂享集團與國外的TTD作比較,那么,這種比較是否能夠準確體現出樂享集團的價值,樂享集團是否是一家被誤解的企業呢?

2:樂享集團低估值背后的認知差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市銷率、市盈率兩個維度,拿樂享集團與國外營銷科技龍頭TTD做個簡單對比。

先從市銷率看,2020年樂享集團的市銷率為5.7倍,TTD的市銷率則為45.4倍,兩者相差6.96倍。

具體來看,2020年TTD營收為53.8億元人民幣,樂享集團的營收為9.24億港元(折合人民幣7.65億元),二者營收相差6.03倍。而截止2021年9月7日,TTD的總市值為374.3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為2411億元人民幣),而樂享集團的市值僅為52.23億港元(折合人民幣43億元人民幣),二者相差55倍。從市銷率對比,我們不難看出,樂享集團存在明顯低估。

再來看市盈率,最新數據顯示,國際巨頭TTD的市盈率(動態)為147.21;樂享集團市盈率(動態)僅為29.3,市值僅為52.23億港元(合人民幣43.26億元),二者從市盈率來說相差5倍。

TTD在美股資本市場之所以獲得認可,與其營收和凈利潤的高速增長密切相關——從2014年-2019年,TTD營業收入則由0.44億美元大幅增長至6.61億美元,復合年增長率高達71.5%,凈利潤則在2019年為1.08億美元,2014年-2019年復合年增長率為16.65%。2021年中報顯示,TTD歸屬于母公司普通股股東凈利潤為7033.90萬美元,同比增長43.06%。

即使從業績成長層面,樂享集團的業績增速也同樣遠高于TTD。

財報顯示,從2017年-2020年,樂享集團營收由1.56億港元增長至9.24億港元,復合年增長率為80.92%;凈利潤由0.37億港元增至1.39億港元,復合年增長率為55.35%,增速相比TTD毫不遜色。2021年上半年,樂享集團實現營收6.24億港元,同比增長62.37%,扣非凈利潤1.37億港元,同比增長102.26%,延續了高增長態勢。

這樣看來,樂享集團的估值實在算不上高。事實上,樂享集團價值被低估的事實,也得到了券商的認同。

2021年9月3日,海通證券發布研報預測,樂享集團2021E-2023E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5億港元、5.9億港元和8.4億港元,同比增速分別為155.9%、65.6%和42.2%。參考行業可比公司2021年平均43倍PE估值,給予公司30-35倍PE估值,對應合理股價應在4.8-5.6港元。給予樂享集團“優于大市”的投資評級。

由此可見,無論從哪個估值角度來說,樂享集團的價值都存在明顯低估。當然,這種低估是因為當前人們還是廣告思維審視DTC,對樂享集團的商業模式還存在較大誤解。從目前看,市場也需要學習和認知的過程。

而投資的精髓正在于此:從已知或已反映的不確定性中去尋找確定性。回到樂享集團,投資人的認知差,短期內帶來了公司在資本市場的不確定性。但持續向好的基本面,又在加碼其增長的確定性。

一方面,隨著智能算法形成,樂享集團在營銷效率上的優勢將持續顯現。另一方面,隨著DTC趨勢形成,越來越多客戶開始轉向效果營銷,作為該細分領域的龍頭,樂享集團自然成為這一趨勢的最大受益者。

從過去看,港股資金對標的增長的確定性尤為重視。伴隨樂享集團業績的不斷增長,投資人對樂享集團的認知將發生徹底改變,其估值中樞大概率也將持續上移。

本文轉自智通財經,如要了解詳細內容可以訪問原站查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