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財經網>區塊鏈>空投「巨鯨」頻現,DeFi 項目接連陷內幕交易丑聞
2021年度十大热门品牌送千万现金奖励推广活动
交易50+香港热门股票香港证券交易所最受欢迎的股票差价合约(CFD)
低点差、流动性、价格透明提供更好的杠杆以要求更好的执行
体验2.0极速开户更专业、更全面、更便捷

空投「巨鯨」頻現,DeFi 項目接連陷內幕交易丑聞

DeFi 以「空投」取代了「ICO 」層層套現的代幣分發模式,但只要項目存在提前融資,就很難不陷入內幕交易的丑聞。

原文標題:《多 DeFi 項目空投陷內幕交易丑聞》 撰文:茉莉

10 月 8 日,加密風投機構 Divergence Ventures 被指在它投資的 DeFi 項目 Ribbon Finance 的空投活動中不當得利,該機構的研究人員利用漏洞從空投的 RBN 代幣中獲利 702ETH,時值 250 萬美元。Divergence Ventures 被「抓包」后退回 702 ETH。

緊接著的 10 月 9 日,有 DeFi 用戶發現,另一個 DeFi 項目 Ampleforth 也存在可疑的「擼空投」錢包,一個匿名地址在該項目今年 4 月宣布空投治理代幣 FORTH 之前,就創建了超過 5000 個交互地址,在 FORTH 進入二級市場后獲利 2800 萬美元。網友直指「存在內幕交易」。

當越來越多的 DeFi 項目選擇以空投的方式分發項目代幣時,用戶仍然跑不贏那些提前知道消息的人,而二級市場的投資者很有可能成為接盤俠。盡管 DeFi 宣稱是以「去中心化」的鏈上運作方式變革金融,在代幣的分發上以「空投給用戶」取代了過往「ICO 發幣」層層套現的方式,但只要項目有提前融資,對于用戶來說就很難不陷入內幕交易的丑聞。

DeFi 項目接連出現可疑空投「巨鯨」

「這個賭 FORTH 空投的地址也需要公眾關注。」10 月 9 日,投資機構 GBV 的分析師 Sungjae 在海外社交媒體上披露,有匿名人士通過提前與 DeFi 協議 Ampleforth 交互產生了超過 5000 個空投地址,在 Ampleforth 正式宣布開啟治理代幣 FORTH 空投后,獲利了 2800 萬美元。

據公開消息顯示,今年 4 月 22 日,DeFi 領域曾風靡一時的算法穩定幣項目 Ampleforth (以下簡稱『AMPL 應用』)宣布,將推出治理代幣 FORTH,總量 1500 萬枚的 FORTH 中,將有 67% 給到 AMPL 社區,凡是在 2022 年 3 月 30 日之前與 AMPL 應用有過交互的用戶,訪問空投申請頁面、鏈接 ETH 錢包,將有資格獲得免費的 FORTH 代幣。

空投「巨鯨」頻現,DeFi 項目接連陷內幕交易丑聞

根據 Sungjae 的披露,至少從 257 天以前即今年的 1-2 月份時,該匿名人士經由以太坊上的隱私協議 Tornado Cash 上接收了 200 ETH,然后給超過 5000 個地址發送了少量的 AMPL 代幣(調控 AMPL 算法穩定幣協議運行的記賬代幣)和 ETH 用以呈現交互,在 AMPL 協議宣布空投治理代幣 FORTH 的 100 天后該匿名人士獲利,僅在空投當時它就獲利 2800 萬美元。

有網友提示,4 月 22 日,FORTH 空投當天沒幾個小時,加密資產交易所 Coinbase 就上線了該代幣。此后兩天,包括 Binance 在內的多家交易所也上線了該代幣。也就是說,FORTH 在推出后沒多久,就已經出現了二級市場,上線時一度高達 59 美元。要知道,今年 1、2 月份時,ETH 的價格還在 1200-1300 美元之間,200 ETH 差不多價值 24 萬-26 萬美元之間。該匿名人士投入 200 ETH 獲得的這批空投,回報率超過百倍以上。

「這個案例特別有意思,因為沒人可能會猜測到有空投,但內部人士對空投的資格卻很有把握,會是誰呢?某個富商?還是實習生?」Sungjae 在曝光這個地址后拋出一個令人深思的問題,多數網友認為這是「內幕交易」,有跟帖網友將矛頭指向了項目內部人士,也有人認為這是項目方的投資機構干的。

截至目前,Ampleforth 項目方未對此進行回應。

由于該匿名人士的 ETH 地址經隱私協議處理過,外界很難摸清如此操作的人到底所屬何方,而網友之所以將此指向內幕交易,多因此前已經出現過投資機構悄然「擼空投」獲利的案例。

10 月 8 日,DeFi 項目 Ribbon Finance 的投資方 Divergence Ventures 公司被指利用漏洞從空投中獲利 702 ETH,時值 250 萬美元。相比 Ampleforth 事件,Ribbon Finance 的案例被媒體廣泛關注,鬧得行業里人盡皆知。

鏈上數據顯示,與 Divergence Ventures 公司分析師 Bridget Harris 相關的以太坊錢包從其他錢包中收到了 702 ETH,這些與 Harris 錢包關聯的錢包地址曾參與了 Ribbon Finance 治理代幣 RBN 的空投活動,每個錢包都將 RBN 換成了 ETH,最后資金匯總在了 Harris 的錢包中。

加密圈的愛好者推測,Divergence Ventures 是 Ribbon 的投資方,其研究人員很有可能利用內部信息成功地操作了 RBN 的發行。但 Ribbon 的社區負責人否認了這些指控。

公眾之所以能定位到 Harris,是因為她在上個月公開發布了她的以太坊服務域名,這就讓外界識別她的錢包變得更加容易。

事件被曝光后,Divergence Ventures 在官方社交渠道上稱,僅向 Ribbon 投資了 25000 萬美元。該機構承認使用了女巫攻擊(模仿多種身份刷量的攻擊方式),并為「越界」而道歉,決定將 702 ETH 返還給 Ribbon 的 DAO 組織。

DeFi 內幕交易只能淪為「道德風險」

加密資產的愛好者對投資機構、內部人士「擼空投」的憤怒,說到底是因為他們比普通用戶更具備消息的獲取能力。

DeFi 風靡市場以來,將項目的治理代幣「免費分發」給與應用交互過的用戶地址被稱為「空投」,這種方式一向被市場視作比 ICO 公募來得更為公道。

過去,ICO 的商業模型是用概念項目向不特定的投資者融資,需要普通投資者拿加密資產市場的「硬通貨」如 BTC、ETH、USDT 去兌換項目代幣,待項目代幣上線二級市場后套現,這種投資方式的風險性較高,因為概念項目能否落地存疑,投資回報純靠在二級市場炒作,能否上線交易所成為賭 ICO 回報率的籌碼之一。

在幣圈,2017 年風靡、2018 年死掉的 ICO 項目數不勝數,中國監管最終將 ICO 定性為非法融資,美國、韓國等海外其他國家的監管部門也在打擊虛假的 ICO 騙局。

當加密資產行業進入 DeFi 時代后,項目空投取代了 ICO 這種代幣分發方式,在區塊鏈鏈上使用過 DeFi 應用的用戶似乎更有資格獲得項目的治理代幣,形成社區氛圍之外,用戶還可以通過治理代幣的二級市場價值獲得相應的回報。

從去年 6 月開始,去中心化借貸協議 Compound、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等王牌 DeFi 項目,在流動性挖礦的狂潮下先后帶頭營造了兩輪治理代幣的價格狂歡,此后,DeFi 用戶開始關注那些還未發行治理代幣的 DeFi 應用,紛紛投入資金在這些應用中留下交互痕跡,以期在項目發幣后得到空投獎勵。

從今年開始,創建與應用交互的地址、用資金留痕、擼項目空投的方式甚至成為了一些 DeFi 玩家的流水化作業,有技術能力的玩家在用腳本刷交互地址,缺乏技術手段的玩家也在手動操作。DeFi 項目以空投獎勵凝聚社區的初衷在市場的狂熱中變了味。

而 Ribbon Finance、Ampleforth 事件的發生讓空投不再單純是用戶間的搶跑游戲。因為無論是技術流還是手動黨,都不如內部人士的內幕消息「來錢快」。有網友調侃,有信息獲取優勢的內部人士還差技術手段和腳本嗎?「你提前 5 天刷 1000 個地址,人家可能在 3 個月前就已經刷好了 1 萬個。」

而如果這些人是項目方自己,或者是項目的機構投資者,那么「免費分發給社區」就成了愚弄用戶的「羊頭」,本質上賣的還是 ICO 的「狗肉」,受傷最深的要數在二級市場高價買入這些代幣的投資者。

更甚的問題是 DeFi 的鏈上部署屬性可能讓這種內幕交易變得更加隱蔽。Divergence Ventures 是研究員自曝了信息被人「抓包」,更狡猾的、在 Ampleforth 上提前刷量的匿名人士則很難被定位到個人信息。

ICO 已經被不少主權國家的監管機構定義為非法、違法甚至詐騙,但尚未被監管 DeFi 一旦出現內幕交易,僅能被視作「道德風險」。

這種「道德風險」僅僅會傷害投資者嗎?現實告訴你,并不是。

上周,去中心化借貸應用 Compound 因代碼中的一個錯誤導致錯分了近 1.5 億美元的代幣,這些代幣原本是作為社區流動性挖礦的獎勵。該應用的創始人羅伯特·萊什納 (Robert Leshner) 將意外分發稱為「道德困境」,并呼吁用戶歸還資金。到目前為止,用戶已經退回了超過 163000 枚 COMP 代幣,價值 5300 萬美元,僅是投入資金的 1/3。

發生這樣的問題時,信奉「Code is law」(代碼即法律)的 DeFi 項目方恐怕沒有「報官」的立場,能做的只有呼吁。反之去看「有消息、擼空投」的人或機構,道理同樣如此,沒人能將他們的行為訴諸于真正的法律。

相关内容